【原创】神的恶作剧(暗表)长短不定

时间:2019-06-29

  

【原创】神的恶作剧(暗表)长短不定

  “呵,再见,怎么还能再见”捂着胸口游戏笑得有些憔悴“送你回到了冥界,怎么可能还能再见。”

  虽然天色已晚,但白天遗留下来的炙热气浪还是让游戏昏昏欲睡,勉强打起精神看着亚图姆在笼口折腾来折腾去

  “呜……”随着一声轻哼昭示着小婴儿的苏醒,他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欠,睁开紫宝石一样的眼睛,嘴里响起一阵清亮的哭声“哇哇哇……”忽然间小婴儿停止了哭声。

  亚图姆沮丧的跪在地上心中没这几个字刷屏,抬头看着游戏没有任何安慰自己的迹像,沮丧的继续鼓捣牢笼,

  “啊,糟糕,迟到了”游戏慌忙起床,看到镜子里面自己哭肿的双眼有些犯难“怎么办,这个样子绝对会被海马君骂的,怎么办,怎么办。”

  “混蛋,混蛋,让你们逃跑,让你们逃跑。”男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鞭子抽向亚图姆,完全不管已经昏迷的游戏。

  “……”游戏用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刚还说出去玩呢”的表情看相亚图姆“不要,王兄你只是不想学习魔法,今天西蒙神官要检查王兄的学习结果,但王兄你一直在玩根本没有学习”

  乐极生悲,刚笑完亚图姆自己的肚子就打起了鼓,游戏将脸憋的涨红涨红的,揉着肚子“好歹咋们也算他们的货物,怎么也不给咋们拿点吃的”

  抬头看向天空,洁白的月光照在游戏的脸上显得更加憔悴了“另一个我,我想你了,好想在听你在叫我一声aibo。”

  今天是海马集团举行的第十五界kc锦标赛,游戏作为决斗者的王者,出席决定最终冠军的赛场,为冠军颁奖,并与之决斗,决定新一界的决斗王,而今天就是这个日子。

  在小男孩的身后还跟者一脸焦急的中年女子,和旁边的女子应该是姐妹,“殿下,殿下,您慢点,当心摔倒。”

  “不就是胳膊受伤了么,死了就死了,在让我听见乱嚷我就收拾你们”说完男人还示威的甩了甩手里的鞭子。

  游戏,不……现在应该叫亚里蒂斯,亚里蒂斯从来没有想过,亚图姆那么的可爱调皮,可能是他的王兄,在三千年后太过的成熟,霸气,拥有令人臣服的王者气息。

  游戏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一幕,“这里似乎不是日本,好像是埃及?埃及……殿下……不会吧”游戏一脸古怪的看相小男孩“他该不会就是另一的我吧!”将手放在额头殇,轻声一笑‘这就是代价么’

  游戏一个没站稳扑倒在地上,由于惯性胳膊直接打到栏杆的铁丝上,献血顿时然红了游戏的整条手臂,

  如此蹩脚的谎言巴库拉定然不信,但他没有多问,被当作奴隶一样的关在这里让他心情相当的不好,

  恩,没错,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们,你一定很好奇,为什么几岁的孩子可以在守卫森严的王宫逃出,咳……恩……其实我也不知道,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事情是这样滴……

  “马哈德”西蒙将马哈德扶起“这不是你的错。王子的调皮我是知道的,只是……我没有想到。他会做出出逃的事情”西蒙顿了顿,继续道“马哈德。王子他们可能出了王宫,你带一小队人马出宫去找,一定要把她们找回来”

  “啊,那个……恩……”游戏缩着头将连扭到一边,“那个撒……我其实见过你,只是你没看见我而已”

  “咕噜噜……”还没等亚图姆说完,他的肚子就提出了抗议,脸颊绯红旳扭了回去,继续鼓捣牢笼。

  “游戏,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听到海骂的怒吼,游戏这才回过神来“啊!在,我在听。”

  “不管你是谁,如果能再见道另一个我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。”游戏一脸的坚定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游戏感觉有一只大手在自己身上轻拍着,他疑惑的转过头去,一位很是丰满的中年女子面容慈爱的看着他“她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还有她的感觉怎么像是在看小孩子,诶?看小孩子?”游戏慌张的举起自己的双手,

  “没关系,”游戏打断他的话,小的一脸灿烂“亚图姆,你会保护好我的,对吧!”

  好吧脑洞不够,就这么多了,凑合着看吧→_→我才不会和你们说我是玩节奏大师被虐惨了,不想写的→_→你走~

  虽然游戏一直坚决反对,但是根本没有劝动亚图姆,之后刚出宫就发生了这样的事。

  听到游戏的惨叫亚图姆才回过声来看着男人再次抽下来的鞭子,想要将游戏解救下来,却依然来不及,鞭子重重的抽在游戏身上,因为年龄太小身体弱,游戏只撑不住昏了过去,用愧疚的眼神看着亚图姆,亚图姆完全可以感受游戏的想法“亚图姆,对不起,我不能在保护你了”

  河岸的渡口,有位胖胖的老人,夕阳洒在他满头的银发上,显得神采奕奕,不过此时是他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,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我怎么会变成婴儿,爷爷,爷爷,,谁来告诉我,这究竟是怎么了”很可惜游戏的花都变成了哭声,游戏就快要急哭了,他身边的中年女子熟练的抱起他安慰着,嘴里轻声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。

  白色的莲花在微风中摇曳,纯白的纱幔被微风吹起一个缺口,柔染的大床上睡着一位可爱的小婴儿,挺巧的小鼻子随着呼吸起伏着,还偶尔的微微皱一皱,让小婴儿显得更加的可爱。

  “哼,真是贵族家的小少爷,一点都不懂外面的危险”不远处的白发少年一脸不屑的看着游戏“你自己都说是货物 ,他们怎么会给你那吃的,死了就死了,他们才不缺奴隶的来源。”

  亚里蒂斯他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,吼我了…………

  一阵铃声打断了游戏的自言自语“肯定是海马君打过来得”游戏抱着这个想法拿出手机,果不其然就是海马打来的,游戏哭丧着连接通电话。

  “恩,以他们的相貌,一定可以买个好价钱,长的还几乎一样,那价钱就更高了”尖嘴猴腮的男人拿出刀威胁道“想要活命就给本大爷老实的,否则,本大爷就砍死你们”

  “这时谁家的小孩子,”尖嘴猴腮,脸上还长有斑点的男人一脸猥琐的看着两个粉雕玉镯的孩子,

  “西蒙神官”西蒙身边的少年一脸愧疚的跪在地上 “请责罚我,我身为王子的贴身侍卫,居然没有保护好王子,还请西蒙神官将我关入地牢”

  就在亚图姆拆笼子的时候,听到了那两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。正好看见被亚图姆拆的破破烂烂的笼子

  听到两位王子被奴隶贩子渣走,马哈德一把抓住老人的前进“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拦下来”

  抬起手伸向天空好像要抓起什么,勾起一抹嘲讽的笑“我后悔了,另一个我,我后悔把你送回冥界了,我以为离开你也可以像以前一样的生活,我以为我可以的在没有你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,我以为我可以的,但是……”说着说着游戏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  亚图姆皱着眉,深深的看了游戏一眼,他很确信游戏根本就没出过宫,不明白游戏为什么会认识巴库拉。

  “谁知道,这肯定是有钱人家和贵族的孩子”这是另一个虎背熊腰,非常壮硕的男人“长相都不错,我们把他们卖掉,身上的金子饰品买到黑市去。”

  “海马君,对不起,锦标赛...我不能出席了。”游戏有些愧疚的说“我的家人……就拜托你们了。”说玩游戏就消失在了光芒里。

  跟在士兵身后的是位高高瘦瘦老人“禀告大人,我今天清早看见了两位长相一样的孩子路过我的店门口,不过就被两个男人带走了”老人偷偷看了马哈德一眼,确定没有生气继续道“内两个男子好像是奴隶贩子”

  就在游戏不知所错的时候,门外一起了骚动一个幼小的身影跑了进来,由于速度太快还摔了一跤。中年女子急忙过去搀扶,却被小男孩阻止“没关系的,我自己可以起来”不过看样子摔的太疼了他好不容易才爬起来。游戏这才发现小男孩长的和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,只是肤色不同“弟弟,弟弟,不哭哦,哥哥在这里,不哭哦,”

  想到自己被手下背叛,几经逃亡身受重伤,体力不支昏倒在城外,被这些小瘪三捡了个便宜,火气就又层层上涨,本想多讽刺几句,可看到那个贵族孩子纯净的眼神,不知怎么心情就平复了下来,“哼。”

  空气中处处弥漫的花香是那样的沁人心脾,银色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房间,结拜柔软的床上沉睡着一位青年

  人贩子们讲他们推到肮脏的笼子里,里面还有几名少年少女,脸色蜡黄的看向他们,眼里闪着莫名的悲哀“混蛋,你们干什么”亚图姆愤怒的把着栏杆

  感受到亚图姆的视线,游戏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,“巴库拉,你怎么会在这,你也是被他们炸过来的么”

  “亚里蒂斯,你放心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的”个子高一点的孩子将个子矮的孩子护在身后。

  “混蛋”男人暴怒的打开笼子,完全不管他是想要教训亚图姆,手里的鞭子一机器不可思议的速度抽在游戏的身上,顿时一条血痕染红了游戏的前胸。

  “亚里蒂斯,我们逃出去玩吧”这是六岁的亚图姆的建议“我一直想知道,我未来的子民是怎样生活的,这时身为未来法老王我的责任。”

  “很好,记住你说的选择。”神秘的声音落下,放在桌子上的原本放着三幻神的荷鲁斯的盒子飘到游戏的怀里,发出刺眼的今生光芒。

  “没事。我再找找,一定又可以逃出去的办法”亚图姆回头给游戏一个安心的笑容“我们一定可以……”

  破晓的晨光慢慢升起,当炽热的太阳爬向天空,游戏才慢慢的回过神来“天亮了,该起了。”

  “游戏,我说过提前一个小时过来的吧,你是决斗王,代表着海马集团的脸面……”听着海马的怒吼,游戏的思绪有些出神“另一个我,如果是你的话就不会出这种情况了吧,我好像在见你一面,另一个我。”

  “不要以为本大爷和你们一样蠢,这记得小瘪三还难不倒我。”本来不想理这个能懂要自己情绪的少年,却被他的话气到,“只有你们这些……”看着游戏纯净眼睛,硬生生的吧讽刺的话别了回去。

  “亚里蒂斯,知道就不要说出来,如果西蒙知道我没有学习,一定会发我抄写黑魔法三百遍的,你知道的那本书他有多厚”亚图姆一脸天塌了的样子“所以,亚里蒂斯,我们逃吧”

  “他们是不会管我们死活的,我们只是他们的赚钱工具”女孩说的很悲伤“像你们这样的富家孩子怎么会抓呢”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