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零看书

时间:2019-08-07

  “当然!它们或许是廉价的,我坚信您的思考是充满智慧的,我会立刻督导这件事。哈哈,关于这件事我真的要谢谢您,我会取得很大的成功,那个时候我会向领袖指明您在这方面也做出了贡献。” 小胡子也不是纯粹的傻子,他很懂得巴库油田的产能,年产可达两千万吨的巨大油田,就算经历了战火后其产能暴跌,德军只要控制它,恢复一千万吨的产能难道是难题么? 斯大林格勒,她不但是南俄地区最大的交通枢纽,本身也是南俄最大的石油化工中心。 工资高可是高,杨明志不觉得目前的高工资有多少的优越性。自己的基础的津贴就高达六千卢布,那有如何?国营商店没什么好东西,整个联盟已经不是通货紧缩,而是强度愈演愈烈的配给制。如此状况下只有通过一些特权搞到一点点紧俏的东西。 在六月份,小胡子要求罗马尼亚的实际掌权者安东内斯库,将罗马尼亚的石油产能推到一个巅峰,即在七月份卖给德国有三十万吨原油。这些原油经过提炼,能供应德国战车跑多远呢? “不碍事。”李森科分明是要离开了,杨明志一寻思,自己正巧还有别的一些话要闻讯这个老家伙一番。 李森科最后掏出自己的怀表:“啊,时间也不早了。别列科夫同志,我很抱歉,您刚结束漫长的旅途,我就冒昧的赶来和您说了这么多。” 不只是卡氏,那些女将们居然工作到这么晚,丝毫没有怠惰的情绪,杨明志非常欣慰。 “这是非常必要的,谢谢您给我带来了重要的消息。所以您还有什么要求吗?例如关于您的武器设计局,我会尽量满足您。” 这些油井有的是直接被苏军炸毁了输油管,有的是被摧毁了磕头机,还有的直接用混凝土封堵管道。 如今德军对燃料的需求并非那么极端,只要德国有六百万吨原油的供应,已经可以基本满足装甲部队和所有后勤车辆的运作。 “对的!是在我们下属工厂实现量产,对此设计局有完全的管理权,嘿嘿,生产任务完全就由我们来下。上级又给了我很大的自主权,尊敬的**夫同志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沼泽地。” 某种意义上苏联真的缺油,即便苏联在努力在亚洲地区兴建新的炼油厂,在它们的支援下,石油冶炼能力的恢复速度不够快速,增量并不喜人。 李森科这一问恰好问到点子上,杨明志一拍脑门,故意说道:“啊呀,谢谢您的提醒,有些事我正巧要问您。” **夫不知道局长和院长在小屋里秘密聊了什么,他也不想像是间谍那般偷听,这边凑近站在雪地中的杨明志身边。 杨明志继续说:“我听闻我的工厂也都建好了,甚至工人们都就位了,他们的工资情况呢?” 早在蓝色方案之前,德军在进攻作战的筹备时期,实在认真考虑过本次作战的燃料消耗情况。 “真的?”杨明志猛地睁开眼睛,一本正经的看着李森科:“哦真是太谢谢您。那就拜托您帮我约一个上午的会面,我将要和他聊聊工厂的事,还有突击步枪的事。” 这就产生了非常尴尬的事,单单一个巴库油田,和平时期年产轻质原油就可轻松达到两千万吨,如今油田还在努力保持产能,可是石油运不出去,就好比一个人拼命啃面包,胃囊的面包只有少部分进入肠子,为了避免困境,暂时的办法就是让这个人闭嘴。 发散着想一想,假若李森科发挥出强大的主观能动性,十公顷的温室大棚投产了,吃到番茄也是明年三月份的事。到了三月份,怕是南俄的德军已经荡然无存了。 大量的石油得不到冶炼,但它们并会单纯扔在油库等待【零零看书00kxs】冶炼。由于顿巴斯地区的沦陷,苏联的煤炭消耗突然变得紧张,不得已许多工厂干脆用石油作为煤炭的替代品。 “当然!我知道这个人,他就在您的大办公室内。”李森科直白的说,“其实关于他的书面档案,也从他的老家送到新西伯利亚了,毕竟哈萨克距离我们这里并不太远。” 但盟友运来的汽油、柴油,在当今苏联的采油炼油遭遇困境的时期,它们又以数量足够大质量上乘,给予苏军重大帮助。 小胡子在一群智商正常的将军们的劝谏下,还是执意和苏联打持久战。不过到了1942年夏季,德军恐怕也没有更多的选择,只能硬着头皮和苏联打持久战。 但是这番操作并不经济,所以迫于现实压力,一条新的沿里海湖畔向北走的铁路支线,正在上百万苏联英雄儿女的奋进下修建。 时间已经足够晚了,它接近莫斯科时间的十点。直到这时候,杨明志才感觉到自己和李森科聊得实在太多了,这个时间怕是妻子已经睡了。不,她会一直保持清醒等着自己回去。 设计局目前还在做着图纸复制的工作,一来是备份,而来就是复制好后,打包交给远方的工厂,这其中就有突击步枪的生产图纸。 杨明志估摸着大家已经非常疲倦,再继续下去针对旧图纸的复制绘制,很容易出现谬误了。 新西伯利亚市的电煤缺口,自然由石油代替。那些宝贵的优质焦煤,不再作为电煤,而是作为市内各类重工业企业的熔炼能源。法总检察长对IMF总干事拉加德提出免诉判决, 像是新西伯利亚这样的强力工业城市,给予当地钢铁厂和各类机械工程技术图纸,新的炼油设备迅速下了生产线。 新西伯利亚产出的汽油、柴油、煤油,以及其他产出,都成为供应这座城市的各类机械运转之能源。例如,因为顿巴斯煤矿区的失陷,西伯利亚地区所有发现的煤矿,必须拿出一部分支援西部。 见得自己的部下还在挑灯夜战,尤其是见得卡拉什尼科夫还在一丝不苟的翻看旧的图纸。 在被迫的技术移民大潮下,一批炼油厂工人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,被安置在沿铁路的大城市。 石油不是开采上来就完事了,大战之前苏联的几大石油冶炼中心,而今要么处于围困,要么沦陷,要么陷入战火。当局预计1942年的石油产能是一千七百万吨,而冶炼效能已经仅剩下和平时期的三分之一。 不过卡氏并不吃亏,因其不但从军立功,还在武器设计方面拿过奖,这种人才的级别本就是高的。按照苏联的一套工资制度,等级高一点,待遇就高很多。 “这件事……那些人的工资就不归科学院管了。”李森科耸耸肩,“此事您可以去问问州长乌莫夫,我想那位同志现在也非常希望与您亲自见面的。” “我虽然回来了,未来几天您依旧是设计局日常运作的负责人。恐怕一段时间内,我个人的工作重点都会放在那两个工厂的运作上。等到一切稳定了,我会亲自带队研发可遥控火箭弹的研发。” “例如,关于我从莫斯科带回来的卡拉什尼科夫同志,我记得他的资料数天前已经由电报发到您这里。卡拉什尼科夫同志将作为我的设计局新成员,他的各种组织关系也转到了科学院,这件事……” “真是太好了。那么他的待遇情况。您应该明白一件事,他是年轻的武器设计师,也是斯大林同志予以厚望的年轻人。” **夫深深的点点头:“我完全理解您。我相信,您现在最大的任务,就是实现设计局突击步枪的量产。” 现在的德国正在加紧生产坦克和载重卡车,其产能是可观的。尤其是在卡车方面,其产能和质量都是强于苏联的。 普通人对于这些图纸看一会儿就浑身难受了,普通的工作者因为感觉枯燥也不会枯燥。卡拉什尼科夫分明不是那种普通人,他在拼命的获取知识,这个过程怕是没有一点的枯燥,对于他恐怕还是迫不及待,需要废寝忘食的学习。 曾几何时,杨明志对于苏联当前的石油工业只有泛泛了解,他还是有点诧异,李森科跟自己说了这么多,究竟是他懂得石油工业,还是真的特别关注这些相关报告? 奈何苏联长期依靠铁路运油,里海上的原油运输船不但吨位小而且数量少。被逼无奈的当局干脆直接将装满石油的金属灌扔到里海,一个个由铁链串联起来,由拖船将它们一股脑拖到土库曼的港口进行冶炼。 来自远东的小型油田的石油,以及部分来自乌拉尔山西部地区油田的石油,开始分流到新西伯利亚的规模不大的炼油厂。 李森科裹紧自己的黑色呢子大衣,干练的走出温暖的房间,回到自己的轿车里,接着慢慢消失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中。 所以到了十月中旬,巴库油田已经人为关闭了近四千座油井,已经开采的并经过一定蒸馏作业的原油,又被灌回油井,于地下继续保存。 因为这个原因,杨明志也有什么负罪感。说到底,所谓自己研发的突击步枪,还是抄袭另一个位面的卡拉什尼科夫的设计,如今这个位面,自己的成果则被官方认定为,是“充分学习了费德洛夫自动枪械原理”的设计。 苏联整体是不缺乏粮食的,盟友的粮食几乎都是即食军粮,它们运抵的量不大,它们是锦上添花。 当前苏联的石油产能进入了一个可怕的低谷中。即便是下半年陷入大战,苏联1941年仍然出产了两千八百万吨原油,而今已经是1942年十月,原油总产量还不到一千五百万吨。 随着德军占领了超过一半的斯大林格勒城区,尤其是火车站成为苏德双方争夺几十次的战场,巴库油田的石油北上的交通线其实自八月底就完全被切断了。 他连忙说:“尊敬的院长同志,您真的决定接受我的提议,去制造那些廉价的温室大棚?” “哈哈。”李森科笑道,“今天不行,已经太晚了。别列科夫同志,如果您有意和他见面,我可以和他的秘书联络一下,给您预约一个见面的机会。” 战争爆发初期的苏联战略大转移,西部大型炼油厂的许多设备不可能一瞬间搬走,经验丰富的工人和家属,则拿着行李纷纷坐上列车跑路。 “我都明白的,但是津贴的发放科学院有一套规定。即便按照规定,卡拉什尼科夫同志的待遇也远高于一般的工作人员,我们会照章办事。”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