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dium到底是什么

时间:2019-05-24

  淡化时间概念,可以使我们的博客看起来寿命更长一些,更不容易衰老。可以对内容的深度的引导,更进一步。但是,牺牲时间,是一种巨大的牺牲。这种设计,几乎完全放弃了对于时效性强的突发新闻的追求。而这样的追求,是推特的狼性。第一时间的、实时的分享,是推特的生命源泉。Medium 却视其为粪土。难道,威廉姆斯不明白推特的力量来自何处吗? 在整个 Medium上,重金砸出来的重磅文章越来越多。这就是埃文·威廉姆斯期待的方向?不知道。但是,这样的持之以恒的作派,的确展现了所谓平台型媒体的魅力。也许,Medium暂时还算不上一个卓越的平台,但肯定已经是一个卓越的媒体。新一代网上杂志,不是浪得虚名。 Medium曾经收购了一本拥有收费墙的网上杂志Matter,收购后,仍然保留原有的运营模式。2014年7月,Matter推倒了收费墙,进一步投入人力与资源重新定位。重启Matter的时候,威廉姆斯写了一篇博文。他在文章中直截了当地说:“是的,我们就是媒体(出版商)。”(Yes,we’re a publisher)他显然被种种问题与质疑惹恼了。他带着明显的情绪继续说道: 我们在乎的是能够让最好的故事与思想得到讲述,让它们以最完美的方式得以呈现,同时,让它们能够迅速有效地找到正确的受众。其中,有一些故事与思想,来自与我们协同工作的一流的编辑、记者、作家,我们在内容方面进行更多努力的原因是,我们觉得,要为大家把Medium这个平台营建得更为宜人,不存在更好的办法。” 这的确是一个十分高贵的取向。但是,这个取向,事实上,也为 Medium 划地为牢。几个星期之前,Medium 悄悄地进行了一些改变,在页面上为人们方便地发布较小篇幅的文章提供了一个新的界面。这样未加张扬的小动作,说明威廉姆斯的确在微调自己。但是,由此,Medium 就比较不重视用户在网站的停时间,在每一篇文章的停留时间了吗?就比较重视页读数和点击率了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 在速度、数量与质量三者之间,他始终只是在质量上着力。从来没有试图在速度与数量上下功夫。他不想,不愿意,或者不屑吗?我不知道。但是,阿塞拜疆巴库大满贯世界柔道巡回赛 怀揣手机。我知道,他目前仍然是推特的第一大个人股东。作为身价数十亿美元的超级富豪,他的身家性命目前仍然完全在推特身上。虽然他已经开始大手笔减持,但是,作为大股东的格局没有丝毫改变。这也是为什么当 Instagram 说它用户数已经超越推特,已经把推特比下去的时候,埃文·威廉姆斯会十分生气,并以粗话回击的原因。威廉姆斯是性情中人,动粗屡见不鲜。 去时序化,与威廉姆斯所追求的杂志化、好故事化、大故事化方向是一致的。他希望把门槛提高,而不是进一步降低。他并不特别希望人们在这里写长故事,长文章,生产裹脚布,他特别希望这里生产具有影响力的、有深度的好故事、大故事。这意味着,他并不希望不会讲故事、更不会讲大故事的人,来这里参与。他没有明确地下达这样的逐客令,但是,对于用户的选择,是十分明显,十分挑剔的。你不会写文章,没有关系,你可以去 Medium 上写,甚至,你可以在 Medium 上写短文章,但是,根据 Medium 的算法,你根本没有机会进入人们的视线,你根本就不存在。在 Medium上的那个派对,你根本没有机会参加。威廉姆斯用算法与用户的推荐机制设立了一道高耸的门槛。 Medium 究竟是什么,事实上,并不是十分重要。戴卫·卡尔有一个观察,他是这么说的: 真正让我开眼的,是Medium对于博客、推特、脸书Timeline排序的颠覆。时间概念,在Medium上是一个不那么重要的概念,要么被完全藏了起来,要么被置放在很不起眼的角落。当然,这并不是Medium 的首创,在其它一些弱社交轻博客类网站中,比如 Pinterest,早已经有了这样的设计,但是,在一个说故事、讲理念的博客网站这么做,却是需要决断的。这样做,意味着时间在这里暂时凝固了,时间暂时不那么重要了。但是,时间不是十分重要吗?对于故事,尤其是新闻故事来说,时间不是最具重要性的那五个W中的一个吗? 第二,这个平台上,有一个媒体(出版商)就叫Medium,重新设计打造Matter是迄今为止我们最雄心勃勃的媒体导向的努力,这可能并不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努力。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(是以产品经理、运营为核心的学习、交流、分享平台,集媒体、培训、社群为一体,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,成立8年举办在线+期,线+场,产品经理大会、运营大会20+场,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,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。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,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。 Medium首先是一枝派克金笔,非常好用的书写工具。为了进行对比,我试了Tumblr、新浪、搜狐、网易的博客,试了QQ空间,试了今日头条,试了钛媒体和博客中国,还试了几个 Medium 的中国追随者,比如阅读、写作界面非常讨喜、人气窜升的简书。这些工具各有所长,但与 Medium 相比,总有些距离。不用我多说,你自己去试一下,就会对其简约而不简单,丰富而不复杂的写作工具赞不绝口。 新媒体挖角,组建编辑梦之队。他甚至还把奥巴马给请来开个帐户,写了几篇文章,还让白宫也来开了个官号。这与当年方兴东在博客中国、陈彤在新浪博客以及他本人在推持的推广方式如出一辙,十来年后没有任何新的花样。不同的是,威廉姆斯掷下了重金。 Medium 在内容方面是舍得投入的。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防止Medium的“贫民窟化”。社区、博客网站的所谓贫民窟化,是十分恐怖的事情。 坊间最近盛传谷歌有意收购推特。推特诞生之后,谷歌曾反复提出收购的动议。如果真的成行,那么,也就是威廉姆斯真正解脱之时。此时,也许我们可以看到 Medium 真正选择并展示自己的方向,可以看到威廉姆斯亮出自己的底牌。谷歌曾经收购过威廉姆斯的博客平台,再次收购他的推特,管道畅通。但是,在我看来,谷歌收购推特的可能性为零,因为,Medium 正在成长,Medium 分别向前、向后拓展,做出一个既拥有 “前推特” 基因,又拥有大家还没看清楚的“ 后 Medium ”属性的新基因新内容平台,完全在逻辑延伸线之上。难不成,若干年后,谷歌继收购博客、推特之后,还要第三次收购威廉姆斯的作品? 威廉姆斯有一次曾经坦承,他在向他妈妈解释推特(Twitter)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的时候,遇到了麻烦。他怎么解释,他妈妈怎么不明白。这一次,他在向所有的人解释Medium是什么的时候,又遇到了同样的麻烦。他妈妈不明白推特是什么,一点关系没有;但是,大家不明白Medium究竟是什么,就比较麻烦了,这使得威廉姆斯两年来始终需要回答这个问题,并接受质疑。这个任性的人,有时候显得很不耐烦,但是,这种不耐烦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质疑。 Medium,在质量的车子上,再安上速度与数量这两个轮子,并不是天方夜谭,威廉姆斯不需要再去发明这两个轮子,他已经发明过了。如果他以质量为诉求,能再创另一个推特,为他再次赚来数十亿美金,那很好,他不会拒绝。但是,如果不成,如果这将成为他拯救推特的筹码,他也不会拒绝。他终有一天会为Medium安上这两个轮子,这两个已经反复被证明,是会获得回报的方向,聪敏如威廉姆斯当然不会看不到这一点。他只是在现在还不需要这么做。他只是在等待。几周前,在 Medium 上添加快捷发表短文章的功能项,说明他开始微调了。 事实上,威廉姆斯是进行了选择。他选择的是精英路线,而不是草根。从他选择的精英媒体团队,以及这个精英团队选择的精英付费作者群体就可以看出,威廉姆斯的定位是清晰的。但是,他不愿意清晰地表达这种选择,因为他十分清楚,这样的选择是小众的,是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的。他做着小众精英的事情,说着大众草根的话语。你不能说他口是心非,他心里十分明白,他必须这么做,只能这么说。 对于威廉姆斯来说,一切都在掌控之内。约75人团队运营的 Medium,在财务上,完全处于可控的状态。在首轮融资2500万美元之后,各项运营费用更不在话下。事实上,身为亿万富翁的威廉姆斯在融资方面一直都是十分谨慎的。有限的流量,仅向很小的一部分作者支付报酬,使其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。这个实验,使他看到了可以用小量的投入,来建立品牌,口碑。他被戴卫·卡尔暗讽的口口声声所称的“梦想”并不能当真。他也不是作者或者博客之友,试图帮助他们寻找变现的途径。呵呵,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,他通过 Medium,主要是在营建自己的生意模式。 第一,Medium 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平台。我们拥有一个顶尖的产品团队在把 Medium 打造成世界上最好的供个人和机构发布他们的故事和想法的地方。 在媒体融合成为中国新媒体第一主题之际,威廉姆斯在一个全新的新媒体平台上所进行的媒体融合实验,值得关注。值得关注的原因是,这个白手起家的平台型媒体( Platisher ) 完全是一张白纸,它没有任何包袱与累赘,不过,它也一样没有切实可靠的方法与路径。与已经大功告成的新媒体巨头相比,Medium 的处境,与中国的媒体融合实践者们处于大致相同的路口,上下左右前后,全是选择全是敌人。并没有人,包括威廉姆斯本人,确切地知道下个新媒体浪潮会从哪个方向袭来。 我说的那种情况,就是威廉姆斯重新出山,重新执掌推特。不要把这个预言当做笑谈。乔布斯那样的神话再现,并不是不可能的任务。对于威廉姆斯来说,他正在进行这样的准备。也许,他的初衷根本不是重返推特,去拯救推特。但是,当推特沿着目前的轨迹不断地往前走的时候,推特董事会中的人们明白这一点,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。熟悉推特历史的人,对于推特董事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风格应该不会陌生。 的关键先生,埃文·威廉姆斯可以如此任性。名人,权威,就是可以拥有这样的瞬间张力。但是,持续与否就不好说了。有些问题还是需要梳理清楚。 威廉姆斯投鼠忌器,他不能用 Medium 去做任何伤害推特的事情,去与推特竞争,这与他的根本利益冲突。而这样的定位,也把威廉姆斯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。这,也就是人们看不清楚Medium的根本原因。因为,有人,人为地把推特视为禁区,不得进入。这个人,就是威廉姆斯。 但是,所有这一切,对于其他人来说,又意味着什么呢?威廉姆斯的实验,能让其他的人得到什么启发呢?不知道。但我好象知道,Medium 以及埃文·威廉姆斯的实验,所提示的“质量”方向,是决不可以轻忽的方向。威廉姆斯的第三次新媒体浪潮如果真的有戏的话,显然将与“质量”有关。事实上,始终以“实时”内容为诉求的推特,也在悄悄地转身,为了讨好华尔街,推特几天前在发布财报之后,其首席财务官安东尼·诺特(Anthony Noto)透露这家社交媒体正在考虑创建一项新的服务,名字叫 威廉姆斯是动真格的,他重金打造的网上杂志,不是 Matter 一本,而是无数本。其中相当引人注目的还有 Backchannel。Backchannel 由从连线杂志挖来的名编辑斯蒂文·赖维(Steven Levy)主刀。斯蒂文·赖维曾经在美国新闻周刊供职十几年,是其最重要的科技记者和编辑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